你对黑龙江一无所知

  贴上了东北魔幻主义的标签总会让人觉得有点土,好像一不注意就会搁哪个屯子跑出个谢广坤似的。

  黑龙江更是在某种程度上活在人们的想象之中,大红棉袄大绿裤,一排排小木屋,院里二人转,猪肉炖粉条,小鸡炖蘑菇,冬天铁大门上挂一排小孩......

  ▲闯关东的移民加上土著民族,在黑土地与西伯利亚异域风情并存,这就是黑龙江。图为漠河。图源NYTtravel新视线。

  黑龙江不是只有土掉渣的二人转,还有中国近代第一支交响乐团,江边不只是跳广场舞的大妈,更多的是拉手风琴的少女。

  ▲黑龙江的洋气,早就凝聚在这片黑土地的每个角落。这里的城市建筑风格多样,街头处处充满异域风情,文艺复兴、折中主义、中华巴洛克等等随处可见。

  背靠着俄罗斯的远东地区,伸手就是日韩交界,黑龙江人的饮食文化更是博大精深,谁告诉你我们每天吃的都是大碴粥咸鸭蛋?

  这里保留了白俄罗斯贵族流亡哈尔滨时留下的传统俄餐,有的甚至在俄罗斯你都找不到。

  也不是我作为黑龙江人埋汰隔壁省兄弟,就拿锅包肉来说,出了哈尔滨谁懂烹汁和卧汁在锅包肉中的本质区别?

  齐齐哈尔芭比Q天下无敌,几乎每一户人家都有自己的蘸料秘密,一瓶雪菲力可能会让人觉醒,江边再沉一箱明月岛那就彻底沉沦。

  挖个坑埋点土,包上锡纸一顿杵,大庆铁东坑烤显得原始而又诱人,如果能和哈尔滨涮肚锅搭配一下,酸辣爽口再加上一碗疙瘩汤,那这必然是龙江西部烧烤的不眠之夜了。

  如果说鹤岗八分熟和海拉尔小肉筋(海拉尔虽然属于内蒙,但实在太好吃又靠近黑龙江,必须写上!)是北大荒之光,那么嫩江猪脆骨和七台河龟锅烤肉就是龙江东部人民的信仰。

  松花江、黑龙江,再到乌苏里江,一个被三条江围绕的地方,鱼宴怎么会没有姓名?

  杀生鱼、鱼籽、汆鱼丸、大马哈鱼肉饺子、刨花鱼片、鲟鳇炖土豆、鲶鱼炖茄子、红烧白塔(鳇鱼鼻子),每一条鱼都在抚远人的手下死的明明白白。

  黑龙江好吃的东西当然不止于此,白山黑水的山珍野味,渔猎民族的特色美食,土著居民的农家风味......

  黑龙江,中国纬度最高的地方,因为种种不可描述的原因吧,这里山川、湖泊、森林、铁路啥玩意都有,就是没有海。

  但没有海不耽误事儿,黑龙江好吃的东西遍地都是。你可以反驳,反驳我就削你。

  讲真,这种人就应该被发配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群力附近,让我请他好好来顿蘸酱菜,让他直到直到我们东北人民的热情!

  黑龙江是中国最好的大豆主产区,香其酱是中国最好吃的豆瓣酱,没有之一。记住,只选择太阳岛牌的,超过一块五的香其酱都不真诚。

  ▲五大连池的干豆腐用中国最北的矿泉水和豆腐制成,咬一口清冽纯粹,有肉香。图源微博,尖椒干豆腐。

 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就是吃过五大连池的干豆腐以后,你会觉得南方的豆皮都是塑料,还是过期的。

  大庆位于北纬45度,世界奶牛黄金饲养带上的老奶粉在如今显得格外真诚,真材实料大概是大庆奶粉经久不衰的秘密。

  这个同样产自大庆的老牌月饼十分有市场,这么说吧,在临近中秋的日子,半个萨尔图的人都拿好了美食乐的月饼券。

  黑土地送给黑龙江人民的礼物,油豆角,出了东北可以有豆角,但最好别炖排骨,排骨会不高兴。

  ▲黑龙江的油豆角品种极多,我就不赘述了,你只需要知道,这玩意炖了排骨以后,你就知道东北菜凭什么疯狂扩张了。

  野生蓝莓生长要求环境极高,必须纯天然生态的极地森林中,大兴安岭正好是北纬52度的天选之地。

  ▲野生蓝莓有多好吃我没法形容,这么说吧,99%的人没有吃过纯正的大兴安岭野生蓝莓,而吃过的那1%说值得一死。

  ▲菇娘果其实有两种,黄色和红色。红色也可以入药,也可以熬粥,黄色就是无数东北小孩儿时的小甜心了。

  堪称中国最好吃的蒜香类红肠,浓浓的异域风情,撕开包装你就能看见一层果木灰,别担心,一起吃掉,那才能体会到肉香在嘴里四溢的感觉。

  Ps:给来哈尔滨的同学一个小建议,商委的红肠好吃不假,可都得找黄牛排队买。你认识我就不一样了,到时候我给你介绍几个黄牛。

  格瓦斯倒是特别了,面包味的饮料,但是太极端。爱的人爱得不行,不爱的人一口也来不了。

  其实还有克东腐乳、松仁小肚、各式各样的俄罗斯巧克力等等一大串......

  「哈尔滨」,除了游记里的中央大街和冰雪大世界,满街的双城杀猪菜和喜家德水饺以外,更多的是一种二线城市的厚重与寒冷。

  老道外的荣华炸鸡,大半夜排队的人和香气一样能飘到靖宇街上;哈师大就连假日都水泄不通的小吃街;脾气不好只炒七个菜的老万饭馆;砂锅和坛肉不如饺子好吃的李老太太熏酱......

  很多人都以为佳木斯是新疆的,但是还真不是,佳木斯是我黑帝国的忠实战士,神圣不可分割。

  拌面就是用冷面的面配以佳木斯拌菜,配菜主要有干豆腐丝,海带丝,桔梗,牛肉丝,拌豆芽等等,整上点鲜族特色辣椒酱,没谁了。

  狗肉汤热面就更神了,又咸又香又辣,撒上几滴醋,辣酱一拌,一边吃一边流汗。真的,有个朝鲜族朋友真幸福。

  ▲黑龙江东部靠近俄罗斯的边境小城,因为一百年前那条中东铁路而诞生,城里的居民一半是俄罗斯人,一半是黑龙江人,像极了一百年的哈尔滨。图源杨二史密斯。

  对咧,小小科普一下,淘宝上买一些俄式点心啊,军械啊什么的,只要不是绥芬河或者满洲里发货,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。

  ▲冷面菜也叫辣菜,这也是吃商颇高的鸡西人特有的发明,将山里挖的、地上跑的、水里游的食材通通用辣椒油、大蒜、糖、盐加持,整就完了。图源微博。

  鹤岗小串、牡丹江开江鱼、肇东烤饼、齐齐哈尔手拉面、加格达奇烤肉、七台河奶皮子......

  黑龙江太大了,好吃的也太多了,写是写不完了,朋友,只是希望看完这篇文章的你能重新认识一下黑龙江,不要再对这里抱有偏见。

  朋友,黑龙江不是苏联,黑龙江人也不爱偷菜,教我们唱喀秋莎的那个人死在了1991年,新时期的黑龙江人负重前行,但永远保持热爱。